电竞少年劝退业务的思考,到底是帮助成长还是扼杀天赋?

2021年1月1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到底该迎合市场还是迎合行业?这是“劝退师”应该思考的问题。怎样让这项业务不逾越“扼杀少年天赋”的红线,则是行业需要注意的。

就在一夜之间,电竞少年“劝退”业务火了。这可能是电竞教育行业自诞生以来发生的最受关注的事件。

昨天,当我照例打开网页浏览电竞行业的新闻时,发现了关于“劝退”业务的新闻。其实想不发现也挺难,毕竟整个页面清一色都是同样的内容,而且这些内容还来自行业内外各种不同的媒体。随着“劝退”业务的刷屏,就连推出“劝退”业务的成都翼之梦电竞教育也名声大噪。

首先看到这则新闻,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好事儿啊”。毕竟电竞“玩物丧志”的污名佩戴已久,前有家长父母辈始终对电竞深恶痛绝,后有传统体育人因为电竞诞生自电子游戏而不承认前者是体育。这种映射电竞职业选手“真实”生活的业务,确实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对行业摘去“玩物丧志”污名大有裨益。不过仔细想想,这种业务的出现、爆红虽然是好事儿,但是也不能任由其野蛮生长,不然很容易乐极生悲。

“劝退”业务为何能一炮而红?

“劝退”业务能够引起刷屏效应并不奇怪,因为这项业务同时满足了行业和市场两方面的需求,让原本针锋相对的传统认知与电竞第一次产生了共鸣。

举一个比较常见的例子,在知乎当中,我们经常能看到这样的问题:我今年XX岁,打XX游戏XX段位,可以成为职业选手吗?这些问题下面的回答下面有一个很有趣的共同点,这些答案大多都在劝阻这些提问人投身电竞行业,而且这些答主绝大多数都是电竞领域的从业者。

如今,“劝退”业务又引起电竞行业媒体的认同,这两个相似现象的背后,其实是电竞对行业现实的表达需求。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劝退电竞少年的并不是这项业务,而是行业现实。不少未成年人认为电竞等同于打游戏,因此对电竞有着极高的向往,这也直接引起了相对传统的人群、认知对电竞行业的敌视。

但事实上,电竞职业选手所面对的就是枯燥且高强度的日常训练内容、竞争激烈且汰换率极高的选拔机制以及登顶电竞行业的诸多不确定因素,举一个最近比较典型的例子,英雄联盟S8冠军选手,FMVP荣誉获得者Ning的“陨落”。乍一看劝退业务,通过设置高强度的训练内容来劝阻大部分“网瘾少年”迷途知返,不仅拥有很高的社会教育意义,同时也是对行业现实的一个宣传推广,能够帮助自身树立起正面且严肃的行业形象。

而对于市场来说,劝退业务也显然比正儿八经的电竞教育业务要更受父母家长欢迎。另外,对于推行这种业务的电竞教育机构来说,相比于说服思想成熟的父母让孩子投身电竞,显然说服孩子们放弃电竞要更加简单。更重要的是,这种业务不但受自身行业和市场两方的好评,同时服务成本也比传统意义上的电竞教育更加低廉。劝退业务并不需要出色的师资储备,也不需要过多地考虑学员向电竞职业领域的供给渠道,这就为市面上绝大多数电竞教育机构提供了一个新的高性价比业务线。

低门槛、高回报、有广阔的市场,劝退业务对一些电竞教育机构来说可能是一个新的商机。但是问题也随之出现了。

服从市场还是服从行业?

电竞教育这一行业细分领域的出现,对电竞来说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补足行业人才缺口,为行业搭建供血渠道。

但是随着劝退业务的爆红,电竞教育应该发挥的作用便出现了偏差。从表面上看,劝退业务既能够迎合市场的需求,又能够揭露行业现实,为电竞传播正向的价值观。这种效果很容易引起劝退业务的规模化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劝退业务的大规模普及是否会影响电竞教育的最终目的,阻碍电竞教育为行业进行稳定的人才供给?

当然,如果劝退业务不“变质”,这一业务的规模化发展还能够帮助行业筛选出更加优质的人才。但是在强大的市场需求下,我们必须要考虑到,这一业务是否会被市场所操控,变成为了“劝退”而“劝退”的业务。

由于劝退业务更被家长们喜闻乐见,为了迎合消费者需求,尚且不规范的电竞教育行业极有可能在劝退方面着重发力,人为干涉劝退业务结果,直接影响电竞行业的造血能力。

徘徊在“拯救”与“扼杀”边缘 

电竞少年劝退业务的出现,让社会拯救“网瘾少年”有了宜疏不宜堵的策略。但是如果这种业务在普及化的过程中为了迎合市场需求而“变质”,那么劝退业务就很有可能转变为彻底堵死电竞人才挖掘的“一刀切”业务。

我们可以考虑这样一种现象:未来只要有个孩子想投身电竞,家长们就将其送往电竞教育机构接受劝退业务,为了达成劝退目的,迎合家长需求,这些机构只需要充分展示行业的“黑暗面”,并在最终给出一个“不适合成为职业选手”的评定,就能够轻易扼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电竞梦,这样一来,青少年们通过电竞教育机构进入电竞领域的道路就被彻底堵死了。如果劝退业务出现“变质”,那么这种被大家叫好的业务与过去的“雷电法王杨永信”又有多大的区别呢?

另外,劝退业务的基础是高强度的职业化训练模式,而是否能适应这样的训练模式便是评定学员是否适合投身电竞的标准。那么问题来了,短时间内无法承受高强度的职业化训练模式,是否能客观地评估出青少年们适不适合投身电竞呢?这一问题的答案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电竞行业满打满算发展也不过十多年,行业历史很容易追溯。在电竞俱乐部还没有高度职业化的时代,“初代”电竞选手大多数也都没有经历过正规化的训练,但是这并不妨碍这些选手在职业赛场上取得成绩,甚至是登顶冠军宝座。还是举Ning的案例,IG前教练金晶洙曾公开表示:“我从未见过像Ning这样训练量如此少的职业选手。”而最终的事实是,虽然Ning本身争议缠身,如今也泯然众人,但是这些负面消息无法掩盖他夺冠、成为最具价值选手的事实。当然,还有更多正面的案例都能够佐证劝退业务的不严谨性。

对于一些从未涉足过电竞行业、从未参与过电竞赛事的未成年人来说,电竞教育首先将行业最残酷的“黑暗面”呈现在他们眼前,这固然会劝退网瘾少年,但也必然会阻碍真正喜爱电竞的人才。更何况劝退业务还有评判标准不严谨、人为操控评判结果的嫌疑。这些嫌疑都有可能让劝退业务徘徊在“拯救”与“扼杀”的边缘,稍不注意就会逾越红线。

行业该如何看待“一夜爆红”的劝退业务?

在上文中,已经详细阐述了劝退业务的利与弊,但是对电竞教育市场来说,这种业务必然会大受欢迎,而且对于教育机构来说,这种业务来钱更快、成本更低、口碑还不错。这些景象已经表明,劝退业务的兴起已经成为必然。但是如果行业任由其野蛮生长,那么劝退业务很可能成为一把双刃剑。因此,对于这个所有人都拍手叫好的劝退业务,行业应该关注这样几个方面。

首先,评判青少年是否达到从事电竞职业的标准,并不应该由民间电竞教育机构主观设置。行业应该有统一的入行从业标准,让劝退业务更加规范化,以此来杜绝市场需求操控劝退业务的现象出现,避免其影响行业人才供给。

其次,行业监管部门应该对民间电竞教育机构加强监管力度。由于劝退业务的服务门槛相对传统的电竞教育门槛更低,很容易催生出更多的“杨永信”人为干涉劝退业务的结果,对大量潜在电竞人才进行扼杀。这对电竞行业的发展来说并不是个好现象。因此,行业监管部门应对电竞教育机构进行更加严格的资质审查,对劝退业务进行更加严格官方监控。当然,不管是对劝退业务还是对原本的电竞教育业务,官方都应该有所重视,电竞教育事关少年儿童群体的未来发展,行业应该更加严谨、慎重。

另外,职业俱乐部也应加深与电竞教育机构加深合作,从专业角度为劝退业务提供一定的审核标准,在帮助劝退业务专业化发展的同时,又能够通过电竞教育机构的劝退业务挖掘更多的优质人才,提升自身的造血能力与人才质量。

总而言之,劝退业务的出现是件好事,这一业务兴许能够调和电竞与传统社会的尖锐矛盾。但另一方面,由于存在行业监管漏洞,这种业务本身就徘徊在“拯救”与“扼杀”的边缘。为了确保自身的良性发展,行业理应更加重视劝退业务,更加重视电竞教育的规范化发展,把劝退业务这块“好钢”用在刀刃上。

转载请注明来自:[LOL闪电站]http://lol.shandian.biz/6722.html

  1. 刘二狗
    2021年1月18日20:54 | #1

    这个业务还行,杨教授电击那种是爹妈不带脑子

  2. 莽子
    2021年1月18日21:05 | #2

    记得好像是郑渊洁说的,孩子打游戏不怕,那就家长练得比孩子还厉害,一块打几次把孩子虐惨了就没有兴趣了[嘻嘻]这个业务好,家长没时间练那就让专业人士来,从中选出有天赋的也是好事。

  3. 匿名
    2021年1月18日21:16 | #3

    这业务其实也不用的,一般小孩子 哪怕沉迷王者荣耀,要他一礼拜打上王者估计就心态要崩了。。。让电竞专业队员来 夸张了 杀鸡用牛刀了

  4. chris
    2021年1月18日21:45 | #4

    让我想起我作为一个破画画的和兄弟们约好一起画漫画,结果一个美术集训打得只剩我一个在坚持,其他人后半生不想再见到纸片人

  5. 油管小生
    2021年1月18日22:39 | #5

    喜欢电竞不一定要当运动员阿。奥运体系里面运动员的人数反而才是最少的吧。这种教育方式——你在你最喜欢的领域里其实是个垃圾——对人格是有影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