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入亚,网瘾少年们终于迎来了久违的春天

2020年12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前集剧情:英雄联盟等电竞运动将会入选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网吧的污浊空气,过量的电脑辐射,弯腰驼背,视力下降,封闭社交,消磨时间——这就是真实的上一代网瘾少年生活写照。闪电站小猪记得曾经杨永信很风光时,很流行一句口头禅:像你这种弱智需要电一电。游戏制造了家长们眼中不争气的“网瘾少年”,也成为了大众眼中的洪水猛兽。

当电子竞技作为亚运会正式竞赛项目登堂入室,电竞游戏的“破圈”之旅来势汹汹,电子竞技成为了网瘾少年们正名自己最好途径。

1.电竞入亚

2020年6月3日,英雄联盟传奇选手UZI在社交媒体上宣布退役。

此时,距离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006号选手第一次出现在赛场,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年。

他背负着「天才」之名以及「世界第一ADC」的头衔,但在职业生涯前六年,简自豪(UZI)未能触碰到哪怕一座冠军奖杯。

即使在职业生涯最高光的一个赛季里他连续夺得五座奖杯,但与距离象征英雄联盟最高荣誉的全球总决赛冠军却失之交臂。

退役后,专职做起主播的UZI在某天直播中,对着镜头说起了他身后的冠军墙:“没有一个值得炫耀的。”

转头看了一眼,又随即改口道:“不对,有一个金牌,兄弟们。亚运会的金牌。”

2011年,这个14岁的湖北少年在网吧打游戏时,他绝不会想到自己的人生会因为一款游戏而改变,更不会将打游戏与「为国争光」相挂钩。

电竞入亚的消息传来时,简自豪第一时间在微博转发,内容只有三个字母「WOW」。

带着一身伤病与质疑,还有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争议,无论他是否真的登上过世界之巅,那块亚运会表演赛的「金牌」,都成为了他职业生涯最大的骄傲。

2.商业价值

其实早在2017年4月,阿里体育在杭州宣布与亚奥理事会达成战略合作关系时,电竞就已经进入亚洲室内武道运动会。

随后的2018雅加达亚运会上,《英雄联盟》、《Arena of Valor》(王者荣耀国际版)、《皇室战争》、《星际争霸Ⅱ》、《炉石传说》、《实况足球》六款游戏以电竞表演项目的身份入选。

自2003年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总局承认为第99个体育项目以来,中国的电竞事业始终处在一个不温不火的发展态势,即使有中国选手能够在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中脱颖而出,仍然无法改变绝大多数人对电子竞技=沉迷网络的观念。

直到2014年后,随着全球电竞爱好者规模的快速增长,大量资本的涌入催始电竞开始以一个独立「项目」出现在公众视野内。

据调查显示,2019年,全球电竞用户已经达到4.54亿人,其中中国玩家就达到了7500万。

全球电竞产业产值达到1300亿美元,中国电竞产业的产值更是高达1000亿人民币。

上述种种可以被视作在全新时代背景下,电子竞技随着技术的发展所积蓄的力量开始爆发式增长,直至成为一个无法被忽略的选择。

一块蛋糕足够大时,便逃不过被端上台面。

3.体育化

电子竞技是否可以被归为「体育」之列,在过往一直是争论不休的话题。

2019年12月,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正式成立。这是一个国际性质的电竞单项组织,其目的是促进电子竞技在国际体育官方组织获得更大程度的认同。

推动电子竞技体育化,是推动一种观念上的认可。不止是「入亚」,「入奥」更被看做是电竞行业的未来主要目标。

“如果我们朝前追溯,我们会发现很多运动项目其实都是从游戏发展起来的。电子竞技的负面影响不是禁止就能消失。我们把电子竞技放进亚运会作为表演项目,就是希望能起到引导和规范的作用。”

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在接受采访时坦承自己大约只能看得懂10%的电竞比赛,但他仍然认为电竞进入亚运会具有正面意义。

其实就在亚奥理事会接纳电竞的同一年,国际奥委会就在第六届峰会上发表声明:

具有竞争性的电子竞技,可以被认为是一种体育运动。电子竞技选手为之付出的准备活动、日常训练的强度等,都可以与传统体育项目的运动员相媲美。

如何体育化?

除了官方对电子竞技观念的界定,在年轻人中的接受程度才是至关重要的。而这就成为了电竞的另一大优势——受众年轻化。

4.热度

电竞项目在正式成为亚运项目后,杭州2022年亚运会组委会官方微博立刻@来自中国的多家俱乐部以及娱乐圈明星,其转发量与点赞、留言较之过往的动态增长了近千倍。

此间热度可见一斑。

今年八月在北京举行的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决赛中,直播观看量高达3151万,微博话题阅读量5.8亿。两个月后在上海举办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热度更是有增无减。

早些时候,霹雳舞、滑板、攀岩、冲浪正式进入巴黎奥运会比赛项目,其背后的原因也是这些运动自身更受如今的年轻人喜欢。

随着如今职业化赛事的发展,以奥运会为代表的大型综合性体育赛事传统体育热度正持续衰退,无论是现场还是转播,都很难再达到以往的体量。

因此,电竞作为一个具备天然庞大收视人群的项目加上其独特的线上比赛模式,都能帮助这些正在失去生机的大型赛事重新焕发活力。

特别是今年的新冠疫情,更加放大了电竞、虚拟形式体育运动的需求。

当年轻人对电子竞技热情似火时,也正是亚运会、奥运会对年轻人敞开怀抱时。

5.电竞不是打游戏

对于中国的家长来说,更为担忧的就是这种观念上的冲突,当电竞被赋予了更大、更高的价值时,孩子们的要求似乎变得难以拒绝。

这种碰撞,需要正视。

电子竞技不是「玩游戏」。

这个概念认知对于家长和孩子来说同等重要。

中国电竞产业在2019年末的人才缺口达到了50万,这是全新产业带来的就业需求,许多高校也借此新增了「电竞专业」,有了系统的学习代表电竞作为职业并不是不务正业。

可对于孩子来说,更要认识到其中残酷的竞争性。

职业选手所需的天赋与高度是万中无一的,在此基础上能够成为职业选手者仍然是凤毛麟角。

任何一名电竞的职业选手在接受采访时都会给出“电竞需要天赋和运气”的忠告。换句话说,成为一名职业选手的道路,远比考上清北这样的名校更加艰巨。

如果一个孩子在三大球、田径、游泳甚至棋牌类项目上投入同等的时间,即使不能成为职业选手,至少能够强健体魄。

但若是以「电竞=玩游戏」这样的理由沉迷网络,不仅不会得到理想回报,甚至与电竞入亚的初衷相悖。

虽说电竞职业之路并不容易,但是对于我们这一代的网瘾少年来说很幸运,终于可以通过电竞的方式来证明我们自身的价值。

转载请注明来自:[LOL闪电站]http://lol.shandian.biz/6658.html

  1. showmaker
    2020年12月29日20:20 | #1

    下次lpl就不一定那么容易夺冠了

  2. 家里有喵
    2020年12月29日20:36 | #2

    肉鸡和theshy回韩国队的话……

  3. 匿名
    2020年12月29日20:50 | #3

    输了别被喷成民族罪人就好

  4. 嘎啦
    2020年12月29日20:56 | #4

    乌兹复出还能再拿一枚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