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D刘谋人秘史,揭秘胖弟弟追初恋彭丹丹当网管等趣事

2015年12月1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PDD是一个出生于四川的穷男孩,关于这位LOL大婶是如何崛起的,其中又有哪些趣事,请容闪电站小猪一一道来。

在网吧混迹的刘谋

我认识刘谋很久了,也就是你们熟知的PDD。大约是14年,两个七年之痒,比大多数夫妻结婚的时间长,PDD也动不动就说“你看我两比夫妻……”我觉得这种比喻太容易让人乱想了,所以总是叫他滚蛋。

我和PDD是如何认识的?先要说一下背景,我小时候住在四川绵阳市运营坝,感觉像个城乡结合部,建筑杂乱无章,家后面就是座山。我小时候比较自由,父母对我没有要求,也没有闲钱送我去学钢琴、钢管这些东西,所以我就最爱玩游戏。我和PDD认识不是在网吧就在游戏厅,毕竟游戏厅太低端了,那应该是网吧。

PDD和我差不多大,我总是叫他胖子,后面一般接着你狗日的之类比较阳刚的话,后来PDD发达了,打职业LOL成了名人,他叫我喊他刘二哥(四川华丽哥发音是guo),于是后来我就叫他二锅头。

我们关系是如何亲近起来?因为有一次在网吧遇见他,是小学二年级。他装作很吃惊的样子指着我说:“好哇,你敢来网吧,学校规定了不准,这是要开除的,我要告诉老师。”

我当时刚从乡镇到城市,听到这话,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吓尿了。我那以后,近一年的时间里,PDD不断勒索我零食,叫我帮写作业之类的。后来我不堪其扰,求助我哥,哥哥说他看见你在网吧,那他也进网吧了。我将原话转告PDD,PDD哈哈一笑,勒索就这么过去了。

后来读高中,他在网吧当网管,我和他说:“就因为小学勒索这事,我操你妈”。他有点生气“你别骂我妈”。我读大一时,他还在当网管,我还对他说“我操你妈”。他不好意思的笑笑“那你不成我爹了”。

总之,PDD是很机智的。我和他不一样,我是个懦夫,胆子很小,我和他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穷,一穷二白。我那时除了饭钱时一点零用钱都没有,我一般少吃一顿,然后去网吧上半个小时网。

PDD一般三顿都不吃,在网吧潇洒够了之后,来我这里抢口粮。我心里常骂他娘。他每次也会向我承诺,等以后他打游戏出了名,就像SKY一样,让我免费上网,我一直憧憬着。

我读高中的时候,PDD就将他的梦想实现了一半。他退学进了网吧,做了一个网管。他终于可以24小时都上网了,他上班的第一个月领了工资,说请我吃米粉。

他身边坐了一个非主流妹子。吃饭途中,妹子一直“老公老公。我要买那个劲舞团的衣服嘛。”PDD抽着烟,眼里充满自豪。

我们那里有个职业技校,所以PDD基本上每次吃饭都能带出不同的妹子,花样不断翻新,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喜欢玩劲舞团。

我一直认为PDD以后一定能挣大钱。因为他和我不一样,我穷就穷,就省着点花,生活没什么追求。他不是,他虽然穷,依然每天能吃到干部子女才能吃到的美味。

小学每次放学,他就领着我去菜市场逛一圈,他看见有卖橘子的,就问人家甜不甜,小贩当然说甜,然后他说他要试试,顺手拿起一个剥皮就吃,手法之熟练,吃饭就走,绝不拖泥带水,从分领略了我党打游击的精髓。

后来就是葡萄,番茄,一圈下来,他打着嗝说“也不太好吃”。我当时想踹他两脚。后来这些小贩都认识了PDD,PDD就一口一个“王叔叔,刘阿姨”,然后再次吃得打嗝。PDD就是这样,他能适应环境,乐天安命,做他能做的,还过得很滋润,所以长得就很胖。

我和PDD都穷,所以走到哪里都不受待见。当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去网吧看看有钱人上网、玩游戏。我是只看不说,如果人家转头盯我一眼,我就微微一笑,转头就走,深藏功与名。

PDD不同,他看见玩得不太好的玩家,就爆粗口。又一次,他看见有人玩传奇,一个战士野蛮冲撞空了,他就随口“真JB菜。”电脑面前的人转过头,发现没人,以为见鬼了,再低下头,发现一个小屁孩。

PDD也发现这人看见了他,骄傲的将目光直视了过去。“我日,刘老师”。这个电脑面前的人是我们的体育老师刘老师。

“刘胖子,你在这里干什么。”这句话吸引了全网吧的注意,大家都等着喜闻乐见。

“我来找我哥啊,三哥,三哥”PDD扯着嗓子离开。网吧里的人都点点头,被PDD的机智所折服。

其实我们这个体育刘老师不是什么好货,后来他又找了一次PDD,和PDD交谈了一下传奇的心得,最后干脆叫PDD帮他练号。PDD当时就已经很有游戏天赋了。

再说,体育老师就没有好货,小学这个是,闪电站小猪读高中的体育老师每次上体育后就叫男生自由活动,然后叫女生做俯卧撑,对个别早熟的女学生关爱有加,他心里想的什么小猪还不知道吗!

当然PDD运气不是每次都这么好。记得我小时候胆小害羞,看见电视上出现亲热的画面,就用手挡住脸,然后从指缝间隙看。PDD比较前卫。前卫到我们都不能理解的。

读小学时,有一堂课,PDD总是接老师的话,老师生气的说“刘胖子,你不要插嘴”。

PDD眯着眼睛,拖着声音说“不好意思老师,我插……你嘴了”。他这个插字拖了很长。后来他被请了家长,但当时全班都没理解,不就插个嘴,至于请家长吗?

有一次,我们去单身语文老师家帮老师搬东西,她要搬家。老师客气的叫我们去冰箱拿水喝,有什么想吃的也可以拿。我和PDD拉开冰箱,看见没有水,只有根黄瓜。

想着玩意儿也能解渴。就准备掰开分着吃,PDD又眯起眼睛笑了笑,阻止了我,说不要吃了。后来想想,当时真险。

还有一次,PDD在网吧,他还是往常一样东张西望,他看见一个学生摸样的人在百度成人电影,PDD凑了上去,看见这个学生一直搜不到,所以优越感抖升。大声的嚷道“黄片不是这么搜地”。这话说得实在是大,导致PDD再一次吸引了全网吧的目光,PDD看见自己是中心,马上接口“我给你说……”

“说你MB”。一个大耳瓜子打过来。群众们再一次喜闻乐见。

这样接二连三的出事,网吧老板就不待见PDD了,顺便带着我,我们如果没钱上网是不准在网吧看的。

所以那一个夏天,我总是坐在家附近的小卖部等着回家的爸妈,有时候就这么闲坐一两个小时,而PDD就在我面前的这条路上闲逛。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讨厌夏天,也讨厌等待。

我读高中,PDD退学,在网吧潇洒的作着网管。别看他现在动不动剃光头,当和尚,他以前可是留着长发,穿着CK的内裤,脚下58淘宝包邮的匡威帆布鞋。他总是问我潮不潮,我都微微一笑。

他说他老婆都说他潮,他这个发型是按劲舞团里面的造型做的。后来他不过瘾,他又去纹身,他当时特别喜欢玩《梦幻西游》,他玩得狮驼岭,狮驼岭有个技能是象形,他觉得比较炫,就纹了一个大象。

他纹了身之后就觉得天气热了,夏天好像就他就没穿上过衣服,就像现在有IPHONE的人基本都没有裤兜。所以他纹了一个大象的事情全网吧都知道了。等到秋天的时候,他穿上了衣服。但也不时有技校的妹子过来说。

“刘哥,我能看看你的大象吗?”
“我有两个大象啊,不知道你想看哪一个?”
“讨厌……”一众妹子娇喘而去。留下PDD眯着眼睛望着她们的背景。

后来PDD成了EHOME的职业选手,有一次他请我吃米粉,旁边再次坐着一个不认识的妹子,介绍之后听说是初三的,马上要中考了。

我带着一副佩服的眼神看过去,“你娃也是有钱了,你不觉得胸口有个大象也太不成熟了。”
“是啊,不过我不能去洗掉,如果我洗掉了,那不就让人觉得我以前是个傻逼吗?我不洗,就不是否定自己。而且小丽上次还觉得很萌呢”旁边的妹子娇羞不已,拍打着PDD。

“哎,人都是要变的,以前我觉得你要喜欢一个人才能在一起,现在觉得合适才能在一起!”
“那是你没找到真爱,看我”他和旁边的小丽深情对望了一眼,
PDD接着说“你说人会变,那你觉得你以前傻逼吗?”
“对啊。”
“哈哈,我也觉得你以前傻逼。”
“我操你妈。”

其实当时PDD已经见了不世面了,不在是那个网管少年PDD,而成了正儿八经的职业队员。

有些故事属于光阴,但时光难以消除。我想用这句话形容PDD在我们住地片区的地位毫不夸张。虽然当年看着PDD长大或者和他一起长大的人都成家立业,也不再像以前一样通宵网吧玩游戏,但网吧里也依然流传着PDD的一些传说。

称霸澄海3C的快乐男孩

很多人认识PDD就是知道他是LOL大神,国内顶级的上单,世界第一皇子这些。其实PDD并不是什么游戏都擅长,比如玩CS他就菜得抠脚。

PDD的玩CS一个习惯就是战前先扔手雷,后来他有了扔蛇狂魔的称号,大约是有点关系。而他手雷扔的非常不好,不是遇到扔到墙反弹回来,就是扔到脚下,把队友坑得够惨。

PDD一到网吧,所有网吧里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PDD,你又来扔手雷啦!”他不回答,对网管说,“开半个小时。”便排出是个一角的硬币。他们又故意地高声嚷道,“你一定又来坑队友了!”PDD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故意把队友炸死了。”PDD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什么故意……故意!……队友间的事,能说故意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左左右右,BABA”,什么B区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网吧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每个人的天赋是不同的,总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冠希哥那么帅,但通过和阿娇的照片来看,和伞皇的大D比,还是差得老远,人,关键是找到自己所擅长的领域。

闪电站小猪很喜欢一句名言:“做人如果没有梦想,那么和咸鱼有什么分别”。而PDD就是一个有梦想的人。

虽然PDD一直在抗压,在网吧里大家的嘲笑声中,PDD赢来了人生中的春天,那就是《魔兽争霸》进入中国。

魔兽争霸进入我们四川当地之后,其实并不是特别受欢迎,当时大家玩得比较多的还是传奇、泡泡堂、泡泡卡丁车这些。但PDD却出奇的喜欢玩魔兽争霸,他每天都在玩自定义,打电脑。

当我们都以为PDD要成为魔兽大神的时候,他却在第一场和人对打局中,依然菜得抠脚。PDD喜欢把经济用在英雄上,但缺少大局观,没有整体思维。他的英雄很牛,APM也很高,但部队却不行,这个缺点一直延续到他LOL的职业生涯。

PDD依然在网吧郁郁不得志,只能仰仗自己的手速和妹子们玩玩劲舞团,但劲舞团这种游戏却不受我们男生的待见。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大约是06年前后,魔兽争霸迎来了RPG时代。澄海3C走进了电竞历史的舞台。

澄海3C比DOTA和LOL在中国最早火起来的竞技PK类游戏,相信大家都不会有异议。3C这种不靠团队,可以1V5,仰仗选手个人操作的游戏,可以说就像为PDD打造的一般。很快他就在网吧里打出了名,那时候只要PDD一来,他身后就会站一群人,都看他玩3C。

网吧里的人都满足不了PDD之后,PDD转战浩方,在那里他如鱼入大海,个人技术也飞速的提升。他当时在浩方的的ID是快乐男生,闪电站小猪相信当年的高玩对这个ID一定不陌生。

慢慢的,由于PDD的名声传开了,慢慢有人找他SOLO,赌钱性质的,也有人找PDD帮忙打或者和PDD一对打,在给PDD一些酬劳。就在那时,PDD猛然醒悟到,原来游戏玩得好也是可以挣钱的。

但是PDD毕竟只是在网吧里,虽然在浩方是名人,但平时社会其它人也不鸟他。真正带着他走进电竞的是一个叫龙哥的成都人。

龙哥本名李文斌,是成都人。在成都体育学院附近开了一家很大的网吧。我们后来才知道,龙哥之所以叫龙哥,是因为他天生左耳失聪,本来是聋哥,但因为礼貌原因,大家改叫龙哥。

当时成都几个富二代,类似于后文即将出现的万达老总独子王思聪,但档次要低很多。很多人觉得这些富二代一天没J8事,尽做些没品的事。他们住着豪宅,开着名车,车上总是坐着不同脸孔的女人。

其实我们大家不是一样吗?也想和他们一样,只是如今这一切,我们都没有,所以那些擦肩而过的浓妆淡抹,不管有没有我们心仪的面孔,都会让我们顿觉深深的失落。她们如此的迷人。而我们却了无所有。

当时成都几个很喜欢玩澄海3C的富二代找到龙哥,说要举办一个成都市的澄海3C大赛。奖金很高,有五万,在09年的时候,成都房价不过5000。当时龙哥就负责组织这个比赛。

龙哥通过网上发帖,知道了浩方上快乐男孩这个名人,于是就找到PDD,邀请他组织一个战队,来成都参加比赛。PDD当时在澄海3C圈很火,所以他也没费什么劲就找到人,准备去成都参加比赛。

当时PDD一个月工资1200,网吧包吃包住。由于这时他第一次去成都这个大城市,他慌得要死。急忙找到我,问我他需要注意些什么。当时PDD的形象是怎么样呢? 大家记得还在IG的55开吗?差不多就是那个发型,不过染成了黄毛。

那时他还不是如今这么胖。我叹了口气,带着他去我们当地的美特斯邦威买了一件外套,和一双帆布鞋,我还建议他把头发剪短,他拒绝了。

原因直到我见到他们队员我才知道,一溜的长发黄毛,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原来是队发,我恍然大悟。

PDD他们到成都后,在网吧后面的小旅馆住了下来。平时就在龙哥的网吧里训练。PDD他们队叫5C,以为five carry的意思。5C里的队员都和PDD一样,每日每夜的泡在网吧玩游戏,当然他们也没有辜负期望,他们一路砍瓜切菜,进了决赛。

打决赛前一天,PDD给我打电话。
“兄弟,我就要有钱了。”
“进决赛了?那你要好好认真准备准备啊。”
“不用,我们决赛那个队的比赛我看过,他们队有个菜B,根本打不过我们,你就等好吧,回来请你吃米粉。
我说,“你不要这么跳,安心准备比赛。”

结果却出乎大家的所料,PDD的大法师发挥失常,反向神Q,原地传送这些失误葬送了大好局面。亚军的奖金只有5000。PDD没有拿自己那份钱,而是全分给了队友。

他当天就回来,那天刚好是他18岁生日,他找到我喝酒。那一夜他喝了很多,也对我说了很多。

我才知道贵圈是有多乱。

PDD告诉我决赛前晚龙哥找到他,希望他打假赛,原因是PDD眼中那个菜B就是组织这次比赛的富二代之一。如果他不答应的话以后他就不要在四川混了。

龙哥说他也很为难。我前面说过,PDD不笨,相反他比很多人都要聪明,他清楚的知道如果他一意孤行,他和队员都没好处。如果答应这个要求,他就相当于卖一个人情,以后也好相见。

也恰恰是他这次选择,为他后来认识王思聪埋下了伏笔。

所以那晚过后,我突然觉得18岁的PDD开始老了,以此为标准,他早以失去青春很久了。虽然他总说自己青黄不接,我搞不清楚是是他固执幼稚还是通透清高。

人都是慢慢长大的,有一天,我们发现,就算我们拒绝,放弃,世界还是没心没肺的存在。而我们却被无情抛弃,不会因为我们不承认而改变失败,我们要再次背叛,背叛单纯的世界,归入社会,我们要学着接受虚妄,接受平凡,我们不可以选择,因为我们不能永远年轻,我们不可能永远不用长大,因为只有死去,才能永远18岁。

那一晚之后,PDD就不是网吧里的刘谋,而真正成了电竞圈里的PDD。

当时龙哥就提出让PDD来他网吧,包吃包住,每天就玩玩游戏。这差不多是中国早期电子竞技俱乐部的雏形,但当时PDD没有答应。原因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可能是PDD这辈子都忘不掉的。

你们以为PDD为什么叫PDD? 胖弟弟?拼到底?你们毕竟too young too simple。是因为我上文说的那个女人——彭丹丹。

PDD生命中第一个无法忘记的女人

记忆中,还留着静秋(山楂树之恋女主)班的那个微笑,转眼已经是如小倩(倩女幽魂)的痴狂和执拗,依旧是宽宽的额头,却藏不住眼中的神形,咱然浑身上下的烟火气,渲染一个经历了太多不如意的女人,与美貌无关。女人三十,有理由俗气,有理由放弃,却也有理由酝酿出另一种美丽。她还是那个邓丹丹,用真实和爱情无关的姿态,让自己盛放在年华里。

上面那段话送给丹姐,也送给我和PDD经历的那段时光。

我不知道是否人在年少时,他的世界总会出现这么一个女人,那个在你荷尔蒙开始分泌,然后出现在你生活之中。有的女人是可以让整个城市心跳加速的,这个女人就是丹姐。

我和PDD第一次见到丹姐是在我们还是初中生时。那时我和PDD依然一穷二白,一次攒好多钱才能去网吧上一次网。那时我们家附近开了一个新网吧,叫丹清网络会所。因为在以前的网吧,我和PDD臭名昭著,所以也希望换一个地方。

我和PDD其实还蛮心虚的,因为当时这种高档的网络会所一般是不准未成年进的。我们小心翼翼的进入会所,结果收银台人不知去向。只看见一件盖着的军大衣。

PDD说“这J8人都没有”?
我说“奇怪哎,那我们走吧”?
就走我们刚要转身时,收银台的军大衣一动,一个男人的声音叫我们站住,接着一个女人从军大衣下露出一个头。我们略显尴尬。

女的说“干什么啊?”
PDD说“来上网,查查学习的资料?”
她说“有身份证吗?”
我们说“忘带了”。
她说“那不行,我们这是正规场所,都是公安局联网的,你一定要出示证件才能上网”。

PDD说“有学生证,可以吗?”。
结果就在我们以为没戏之时,女网管麻溜的将我们的学生证拿去,而且将8位数的学号天衣无缝得填进了身份证框,看得我和PDD也是醉得不行。

我和PDD坐上机子后,我熟练的打开泡泡卡丁车,而PDD则打开魔兽,登上浩方。不知道大家有这种感觉没有,就是以前没钱的时候,觉得上网的时间过得特别快。一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电脑提醒我们没钱了,PDD正在紧要关头,就从兜里摸出十块的晚饭钱,叫我去充钱五块钱。

就在我走到收银台充完钱时,我却根本不知道我和PDD已经被人盯上了。

以前的网吧龙蛇混杂,恰恰是无业流氓的聚集地。他们平时有钱就上网,没钱就在网吧的沙发睡觉。这次盯上我和PDD就是一个叫明凯的人。

明凯这个人家里是养猪的,但是因为喜欢玩游戏,逃课太多,被迫退学了,最后只能天天在网吧混着。

明凯当时悄声走在PDD和我身后,然后拍了PDD一下。PDD刚才被队友坑了,输了一局,然后正在发神,他突然感到自己背上被拍了一下。他立马想到在网上看到二等新闻,说什么犯罪分子将麻醉的针王人肩膀上一拍,就神志不清,任人操控了。

他立马就往我身边靠,对我说“我可能立马不行了,你一定不能丢下我一个人跑了,否则……”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脑袋有问题啊?你后面人拍的”。

PDD这才转过身,看到明凯瘦弱的站在他身后。

明凯对着我和PDD说“我今天都没吃饭,你们借兄弟点钱去吃个饭,就算五块吃个米粉都可以”。

PDD说“我们没钱,钱都上网用了”。

这时明凯说“不会吧,我刚看见他去充钱,还剩五块”。

PDD因为只剩这五块,是要买酱油的,所以根本不敢乱花。PDD就说“那不行,我这钱还有用呢,再说,你算老几啊?”

明凯动了气,狠狠的对着PDD说“我是你爹?”

PDD看见明凯比自己矮半个头,而且体型也不如自己,于是就站起来,大声的对明凯嚷道“我QNMNGB。”

明凯笑了笑,从裤兜里拿出一把小刀。

在刀还没打开的时候,PDD立马满脸堆笑,就像把脸上的肉挤到一起一样,说“哎,都是兄弟,刚才我也是开个玩笑。钱你拿去,就当交个朋友”。

明凯得理不饶人,说“现在就不是钱能解决的事了”。

说实话,当时我是吓尿了,我第一遇到抢劫,而且还抢劫完还要打人。就在我和PDD都等着挨打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你们都别吵了,都是熟人”。

我和PDD循着声音把头转过去,“我的天,怎么会有这么清纯的女生”。我心里想到。而旁边的PDD则满脸通红,捂着鼻子。

明凯说“原来是丹姐啊,我们是在打闹,没什么事”。
丹姐说“那就好,别打架啊”。然后迁然而去。留下我和PDD目瞪口呆。
这时明凯说“算你们运气好,看我不收拾你们”。然后也走了。
我心里说着“好险”。

然后对PDD说“要不我们走了吧,不然好危险。”
PDD说“别,这样显得我们太懦弱,我们继续玩,我就不行这养猪的还能吧我们怎么样”。
PDD擦了一下鼻血,说“哎,最近火有点重,我先去清理一下”。
我说“好吧”。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我一个人在心惊胆战中上完剩下的时间后,才有人告诉我PDD早就走了。

自从明凯的抢劫和PDD的不辞而别这件事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进网吧,可是丹姐的音容却一直在我脑中挥散不去。知道有一天,我在路边碰到PDD和明凯在一起吃烧烤。我一阵错愕,在我发愣的时候,

PDD叫了我“哎,这么久没看见你,来,过来一起吃”。
我想有PDD撑腰,应该也不怕明凯,所以就过去了。
我坐在边上随便吃着烧烤,听着PDD和明凯的瞎扯淡,他们具体说什么我忘了,就记得PDD一直说说“丫儿,xxxxxxxxxx”。
而明凯总说“我是你爹,回家养猪”之类的。

我心里是很高兴的,因为在我看来,明凯是我们这里的大哥,以后有事他可以罩着我和PDD,而更开心的是又可以去丹清网络会所了,可以见到丹姐。

我们仨一顿吃之后,明凯说他去接个电话,而PDD则去厕所。我心里还想着丹姐的摸样。过了半个小时,卖烧烤的王师傅说“要不,先把帐结了吧”。

我才回过神来,明凯还没有回来,而PDD也没有出厕所。我心里一顿骂娘,不甘愿的把钱掏出来,付了帐。
结果我刚结完钱,明凯就回来了,边走边说“哎。这个人打电话打这么久”。
而PDD也终于走出厕所,他双手撑着腰,说“我好像吃坏肚子了”。

后来我学聪明了,吃完饭我就去厕所,等着明凯或者PDD付钱。我在厕所等啊等,忍者恶臭挨啊挨,估摸着他两应该把钱付了,才走出厕所。

刚走出厕所,王师傅就说了“你朋友都走了,你把帐结了吧”。

由于我和PDD经常出入网吧,所以和丹姐慢慢熟络了起来,也渐渐了解到丹姐。
丹姐比我和PDD大一些,高中毕业之后就没读了,和现在的男朋友,也就是网吧的老板—-樱哥,一起经营着“丹清网络会所”。

樱哥原名是什么我忘了,记得他姓魏。樱哥人不高,平头和立体的五官,加上瘦弱的身材,反正长像和PDD比就是两个极端。樱哥应该算是一个富二代,因为他没上学之后,家里投钱给他开了这一家网络会所。

樱哥名字里没有樱这个字,所以我一直好奇为什么大家叫他樱哥。直到有一天,樱哥请我们去洗浴。当樱哥脱掉裤衩的时候,我们才恍然大悟,樱哥为什么叫樱哥。因为他屁股上纹了个百变小樱。

我和PDD望着樱哥的屁股,PDD说“樱哥,你这个纹身也是炫酷得不行?”
樱哥不由一笑“那你知道我为什么纹百变小樱吗”?
我和PDD摇摇头。

樱哥再一笑“你们想一想,如果一个女生知道你有这个纹身会怎么想?”
PDD回答道“她会想看”

樱哥说“对,她看了之后就会想摸一下,当然,你可以让她不小心摸到………”
PDD急忙说“你的蛋”。

樱哥说“不错,你都会抢答了”。

樱哥对我和PDD很好,但樱哥不知道的是,我和PDD都对丹姐一往情深,只是大家都没想到,这会导致后来发生一些大家永远不能忘却,也愿提及的事。

时光荏苒,光阴流水。我和PDD浑浑噩噩的过完初中之后,我考上当地的重点高中,而PDD则退学,去了网吧当了网管。而他去的,就是丹清。年少的梦总是单纯得可笑,PDD去丹清的原因,就是为了丹姐。

我由于PDD的关系,和丹姐的关系也更近了。我前面说过,我和PDD都对单节一往情深。我和PDD不一样,我是个懦夫,我不敢和自己喜欢的女人对视,我甚至从小都没有打过一次架。所以丹姐在我心中只是一个梦,而我不去打扰这个梦。PDD不是,他不会考虑有没有机会,他都会去做。

PDD很懂隐藏自己,因为那时丹姐和樱哥还很火热。他只是平时献献殷勤,但没有表白,他在等一个机会,而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丹姐眉如峰聚,眼如水波。如果用一个词形容就是清纯。而这份清纯在这件事过后,就消逝不去。

我们在和丹姐的聊天中,无意知道了樱哥最近都很晚回家,有时彻夜不归,还不时有女人打电话打到樱哥家里。

樱哥是丹姐的初恋,丹姐也不知道怎么办,她又不敢去问,她怕如果知道了真相,又该怎么面对。那段时间,丹姐总是找PDD倾诉,有时候丹姐喝多了,就伏在PDD身上哭。

有一次,丹姐又喝多了,丹姐一边哭着一边说“你知道吗,他……”
丹姐还没说完,PDD就说“我知道”。
丹姐说“也对,我老师缠着你给你说这些事,你都听烦了。”
PDD会所“不烦,能听你说话我就很开心。”

PDD会所“不烦,能听你说话我就很开心。”
丹姐说“可是我就是忘不了他”。
PDD说“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当你觉得你忘不了一个人时,你就想,他只是恰好是那个人而已。”

丹姐脸一红,“你是不是………”
PDD打断丹姐的话“是,我是喜欢你。”
丹姐脸更红了“我不是指这个,是……..”
丹姐话还没说完,PDD接着说“我早就想对你表白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顶着我了”,丹姐终于把这话说了说出。

PDD老脸一红,急忙闪到一边。丹姐这时娇羞的一笑,看着PDD。我不知道丹姐是报复心理强一点还是真的喜欢PDD。四目交接之时,他们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就当要风云变幻,翻云覆雨之时,电话响起,传来了樱哥出车祸的消息。

PDD和丹姐溜得一下分开。原来,这段时间,樱哥不正常的原因是在准备给丹姐求婚,种种的我故意的冷落都是制造一些落差。

丹姐姐和PDD两人的悔恨和尴尬结合在一起。

樱哥的葬礼过后,丹清网吧出现了一个花枝妖娆,八面玲珑的女人,她就是变了样的丹姐。而PDD则辞职,联系上了龙哥,他终于告别从前,去了成都。

而PDD抓住了中国电竞的潮流,走上了他的电竞路。


转载请注明来自:[LOL闪电站]http://lol.shandian.biz/614.html

  1. ak
    2016年2月4日01:47 | #1

    文笔不错,小猪看好你哦

  2. 匿名
    2016年11月1日12:55 | #2

    故事 写的很好 ,继续

  3. 匿名
    2016年11月25日16:18 | #3

    简直乱扯

  4. 匿名
    2016年12月16日09:45 | #4

    写得可以

  5. 匿名
    2017年1月9日22:47 | #5

    你妈 的,不怕pdd砍死你呀

  6. 匿名
    2017年1月12日23:59 | #6

    牛逼老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