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战狼Wolf选择退役,曾因无脑支持LCK被喷到哭

2019年11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SKT战队前辅助选手Wolf最近宣布了自己的退役,他在S9小组赛打完后,因为预测LCK将包揽冠亚,贬低LPL将全部被淘汰,让大韩民国网民欣喜若狂。不过随着LCK战队的陆续失利,有玩家因此责备他辱骂他,小胖子只能在直播期时默默抽泣,成为笑谈。

11月29日,Wolf透过INVEN采访宣布自己退役的消息,以下为采访全文。

Q:好久不见了,过得怎么样?

Wolf:是的,时隔很久了。我的话,就是想吃的时候吃,想睡的时候睡。在韩国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过得很开心。

Q:在土耳其战队的时候很遗憾没能进入世界赛, 今年的心情如何?

Wolf:真的很可惜,因为真的就差一点点就能赢下来。虽然我对自己的竞技状态和生活在一定程度上都感到满足,但是结果并不令人满意,是很遗憾的一年。

Q:我们今天在吃烤蛤蜊,选择吃这个的原因是?

Wolf:平时不太容易吃到。肉啊,生鱼片什么的,平常可以自己吃。烤蛤蜊的话,是边看电影边喝酒的时候应该存在的东西。

Q:好想很想做大人之间的采访,那好像得关掉录音。

Wolf:是这样的,我虽然只有二十四岁,但偶尔会那样,比起在咖啡店只喝咖啡接受采访,更想边喝酒边叙述,这样说出来的东西更加有人性。

Wolf专访:因为精神问题无法继续打职业

Q:是吧。那现在集中说一些想说的话吧。

Wolf:我真的苦恼了很久,每一天想一百次,想法也经常改变。主题是关于是否该继续打职业。开门见山,我现在想退役了。属于我的时代好像结束了。为了说这些话,我来到这里接受采访。

Q: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Wolf:现在还没有人知道这些。只有kkOma和我的经纪人知道,我因为自己的精神问题没有办法继续职业了。

Q:最近有选手因为强迫症放弃了选手生涯,你的情况也类似吗?

Wolf:很相似。我有四种精神疾病。我自己也很难想象。首先是很多现代人都患有的忧郁症,除此之外,还有适应障碍,不安症,恐慌障碍。在接受治疗,而且已经很长时间了,那是从17年开始吧。

Q:是在SKT的时候呢。据我所知当时队伍是有心理商谈师的,那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吗?

Wolf:说起是如何知道的要从16年开始说起。当时一玩游戏,就会觉得胃有点恶心,但当时只是觉得是因为紧张。但从17年开始全面恶化。从那时开始,无论比赛输赢,比赛结束之后都会在卫生间呕吐,等到没事了,才能去接受采访。

当时去了医院,被诊断为轻微的适应障碍与不安症。从那时开始,我跟队伍说了我的健康状态,每周也都和商谈师商谈。但当时,得到的答案是,必须愿意现在的环境才能有所好转。那一年就那样过去了,17年底的时候,利用休假时间短暂地脱离了职业选手的生活,18年年初的时候好转了一些。

但是之后,真正的恐慌障碍来到了。对于粉丝来说,可能只是单纯知道我的身体不太好,但当时已经不是比赛完去呕吐的状态了,而是从摘键帽开始到甩开椅子,躲在桌子底子,一躲就是十分钟,发抖,哭泣,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等到好一点,教练组就会过来接我。就这样过去了几个月。

队伍给了我很多的照顾,在季中赛之后开始疗养,还好,那时候Effort打得很好。进入19年,我问自己,是不是韩国生活不适合我?要不要去海外生活一段时间看看,于是我去到了海外。但同样,还是会在休息室里持续这样的症状大概15分钟。

之后我又回到了韩国,但一直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还能继续职业生涯。现在看来好像是不行了,很难继续这样的生活。但如果说是因为实力下降新旧交替之后退役的话可能会让我更好受些。但并不是这样,所以还是很可惜。身体健康问题首先摆在了面前。

Q:过去的几年,一直反复提起退役,让粉丝很着急。虽然你不说,但现在的我们也能知道当时的你因为情况糟糕应该有过很多烦恼,即使这样,还是抱有能好转的可能性吧。

Wolf:没错,我也想过,等自己的心情平稳一点情况可能会好一点。我也自己找了很多患有恐慌障碍原因的资料,比如可能是来源于观众的反应,或者是对自己表现或者集团压力等等。结果找到了原因。我越努力玩游戏,我的恐慌障碍越为严重,如果就只是玩,那么就会好很多。真的没话说。

知道这个事实后,作为职业选手一直经历着激烈生活,对我整体而言会造成很大的损害。虽然很可惜,但是到了退役的时候了。对任何人说退役这件事都不容易。向外发泄的话,会出乱子的。

Q:是这样啊。退役之路并不顺心,留下了很多遗憾。

Wolf:很伤心,真的。我依然我不觉得我打不好了,如果我没有这样的疾病,我会在之后的几年更加努力做给人们看。

Q:这么一说看上去有点严重,因为感觉这不是Wolf选手个人的问题,对于这样的问题,其他选手有一起分享苦恼吗?

Wolf:不太知道,可能是我太封闭了。我只和身边认识的人聊这个话题,知道我有这个问题的职业选手应该也没几位。

Q:这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有征求身边人的意见吗?

Wolf:征求了很多。包括kkOma哥,经纪人,还有一位哥哥。大家都对我说,虽然很累,但是不会可惜吗?不会后悔吗?我听到这些我很感动,因为我真的想继续走下去。但是,恐慌障碍已经渗入到我的日常生活中,只要我的情况出现起伏,恐慌障碍就会找上门来。而且也到了向父母透露事实的时候了,这样看来,我不希望Wolf死掉,而是希望李在宛死掉。

事实在几天前,我还在考虑下一个要去的队伍。但就这一周时间,恐慌障碍出现了两三次,现在已经不是时候了。

Q:做出这样的决定后,身边的人说了些什么?

Wolf:还没跟任何人说过。因为当我还在犹豫的时候跟他们说的话,很容易被他们动摇,然后再次反悔。所以,我做了决定并冷静地说了出来,这样好像才对。

Q:改变一下气氛,说说过去的事吧。不知不觉已经有8年的职业生涯了,印象最深刻的时候是?

Wolf:甚至可以说是意外地进入了职业队伍。最近可能因为退役的想法增多,反而想起很多一开始打职业的时候。那是我生日的时候,我在网吧玩游戏,接连收到了三个队伍的联系。Najin,IM还有SKT。

那时候IM说宿舍和我家很近,所以聊聊看吧。我就坐着他们的车,结果坐着车绕了小区一圈。现在想想看,怎么会用那样的方式面试呢?真的很好笑。然后我去了SKT,当时的打野选手是Bengi,但是,因为那是Bengi要去别的队伍打比赛,所以我就坐上了打野替补的位置。后来Horo来了,我得在辅助和打野中选择首发位置,我本来是说打辅助,但又要竞争上岗。所以我去了Najin。我至今记得那充满动力的一个月,是一个新的世界,很有意思。

Q:虽然你在很多队伍呆过,但是无论如何,SKT.Wolf会留在人们心中,在SKT的最后一年,自己留下了哪些记忆?

Wolf:每年进行职业选手生涯,都想在鼓掌声中离开。如果我的竞技状态不好,就应该毫不犹豫地离开。所以18年的比赛没有打很多,也没有打好,感觉很抱歉。但那时候我认为我的确付出了很多努力,我不忍心离开舞台,因此在如此不好的状态下,我一直十分努力。

Q: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小插曲吗?

Wolf:Bengi参军之前,在送别会上我们一起在烤肉店喝酒,我那时候不懂喝酒,喝两口啤酒就晕过去了。之后来着Bengi哭着说,哎呀,这样走了可怎么办啊,然后我回来吐了一整夜,去了急症室。那时候真的喝不惯酒。

Q:Wolf在海外也很受欢迎,大家喜欢你愉快的样子,之前英文流采访姐姐说和Wolf的采访很开心。

Wolf:是的,我也和她拍了照片,我经常想,这个姐姐好像不太会化妆。啊,这是赞美。因为实物和照片都很美。

在MSI上,我曾经把Aphromoo的键盘和鼠标都换成我的。我当时使用的鼠键别的选手都用不来,在LCK也只有我一个人使用,所以在比赛的时候我也自己呆了过去。我后来跟他道歉了,他很酷的跟我说,只有最强的选手才用这个设备。

还有那时和G2的Mithy选手,我一直和他聊关于BP方面的话题,我当时的表现不是很好,所以自己给他发消息的时候也会感到犹豫。如果有可能,我还想继续发消息跟他问候。

Q:如果要说一样在职业生涯中完成的东西的话?成为建筑物的主人也是一件了不起的成就吧。

Wolf:当然。是一桩伟业。但是让大家更多认识到我,能提起我的名字,看到一些东西的时候能想起我,会让我感到自豪。

Q:如果有遗憾的话?

Wolf:虽然是很幼稚的想法,但每个人都有共感吧,那就是不能成为‘历代最强’还挺可惜的。如果我再打几年,等到第十年的时候,会想要听到,辅助的话,当然就是Wolf这样的称赞。但必须在这结束了,很可惜。

Q:但从结果来说,也有过符合世界最强辅助称号的时候吧。自己满意才是最重要的。

Wolf:没错。虽然大家的评价也很重要,但自己的满意度也十分重要。做得好的部分和做的不好的部分都很多,也有很多地方没有其他选手做得好。

Q:最近的转会消息中,之前在一起的SKT成员都在寻在自己的路上彼此走散了,站在退役的角度上来说,心情很微妙吧。

Wolf:很遗憾,因为觉得自己还能做下去。他们看上去也就是我的同期,无论是Bang还是Faker还是kkOma监督。但很可惜,我一个人先退役了。任谁看都觉得会永远一起走下去的SKT,好像要一个一个地散开了。可能随着时间的流逝,之后在职业舞台上也可能看不到Faker了,那时候,我们熟知的SKT还是SKT吗?老实说我现在都有那样的想法。虽然也是一直为SKT加油,但还是有些苦涩。

但值得一提的是,Faker还依然独自坚守在SKT,作为选手,我很尊敬他。我也相信他以后能做得很好。

Q:有没有什么没有对前队友们说过的话?

Wolf:好像有点形式主义。首先,我最感谢的人就是kkOma监督。退役之后会叫他哥,真是十分感谢他。其次是队友们,不仅是SKT的队友,还有其他所有队友。最后是事务局,经纪人,以及其他工作人员。他们都很辛苦。还要感谢粉丝们。

噢,对于盲目恶评者,我还有话要说,我有时候想,我们到底是犯了什么错误啊。虽然也有正当的批评,但很多时候,真的不是。

Q:想在想做些什么呢?

Wolf:最近只睡三四个小时,一直在想我该做什么,想做什么。先独自生活一段时间吧。在新的地方体验新的事物,更加努力的生活。最近在家里和家人在一起什么也不用做,像是无业游民。两个月期间没进账,只花钱,感觉有点茫然。

会想做一下之前被耽误下的东西,也会重新开始运动,好久没有运动了,对自己有点生气。想要拥有自主生活。

Q:所以是从职业选手Wolf成为拥有健康的身体和精神状态的李在宛?

Wolf:没错,而且会努力直播的。还有一个比较长远的计划,就是开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网吧。如果你战胜了我,会给你100小时的上网时长。

Q:你作为选手退役了,之后还能在电竞舞台上看到你吗?

Wolf:当然啦。看起来退役虽然挺大一事,但也没有那么大。休息一段时间之后,还可以做教练,磨练一段时间,还能进行解说。前路永远是敞开的。还想过是不是可以做记者。一般来说,有些选手很受采访者欢迎,经常被叫去采访,但有些选手就不是,他们即使有话要说,但也没有机会。我希望能听听这些选手的声音,虽然可能点击率不会高。

Q:觉得自己10年之后会在做什么?

Wolf:不知道啊,三十四岁的话,对不起,我不知道。可能在垄断一个地区的网吧行业吧。

Q:有什么为感到遗憾的粉丝们准备的活动吗?类似见面会。

Wolf:还没有计划,因为如果在那样的场合自己没有表现好就很糟糕。虽然是可以哭的。但还是会最大化利用媒体和直播来向他们传达消息。哎,他们应该会很伤心吧。

Q:不管怎么说,可能采访内容本身会超过退役成为更大的话题。因为大家平时听不到职业选手的苦恼,希望能通过这次采访重新认识大家对于职业选手不为人知的部分。

Wolf:没错,希望之后会变好。粉丝们读完采访应该会有很多想法。所以我之前考虑说要不要说这些。因为有点伤人。但还是在这个场合中说出来了,希望大家能知道,职业选手也有苦衷,他们也是人。

Q:退役之后可能会来很多联络,做好准备了吗?

Wolf:嗯,我苦恼了两个月,还做了很多演习,我相信我能应对。

Q:作为职业选手接受采访,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对粉丝最后说一句话。

Wolf:非常感谢一直支持我的粉丝们,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我是因为大家的力量,才走到了今天。

2016年夺冠之后的采访中,我把我比喻成无数锯齿中的一个,在下面支撑我的,是作为一个又一个小齿轮的粉丝们。

转载请注明来自:[LOL闪电站]http://lol.shandian.biz/5246.html

  1. 宁王妃
    2019年11月30日14:45 | #1

    这货跟bang的组合是真的厉害,他辅助释放的技能太精准了.性格还跳让人讨厌,吹完牛逼还不打脸.走了以后uzi小明下路才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