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乙己——EDG厂长传记,明凯养不起猪了

2015年10月2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666,看得闪电站笑哈哈,也推荐给大家看!

厂乙己

EDG基地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场一个长方形的大桌子,桌子上面放着电脑,可以随时训练。看直播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送四个鱼翅,打一句666,这是几年前的事,现在每个可以打到十句,靠椅子坐着;倘肯多送一个,便可以换一个火箭,或者大宝剑,作势助威了,如果送到十几个,那就能送一件EDG猪崽服。

但这些粉丝,据说多是小学生,大抵没有这样执着。只有经理,才坐在靠近电脑的前排,戴上墨镜,慢慢地看比赛。我从十五岁起,便在EDG基地里当替补,经理说,脑子太笨,怕背不下队员输了扔出的锅,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粉丝们,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镜头的回放,看过PAWN单杀对面没有,又亲看deft玩飞机没有W到人群中,然后放心。

在弹幕的严重干扰下,想平心静气看比赛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经理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盒饭一种无聊职务了。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食堂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koro是一副凶脸孔,阿布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厂乙己在旁,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厂乙己是三次S赛止步八强唯一的人。他身材一般;灰黑脸色;一头乱蓬蓬的卷发。穿的虽然是猪崽服,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好几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梦想,叫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厂,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上大人厂乙己”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厂乙己。厂乙己一回基地,所有看比赛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厂乙己,你S赛又止步八强了!”他不回答,对三少说,“年末找机会买个上单,要一个韩国的。”便亮出EDG队标。他们又故意地高声嚷道,“你一定又抢人家三狼F4了!”厂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抢koro三狼的,EQ抢。”厂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三狼F4不能算抢……三狼F4!……没惩戒的事,能算抢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都怪上单太菜”,什么“他们回家养猪”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厂乙己原来也打过野,但终于没有进S赛四强,又不会开团;于是愈打愈差,弄到要靠干韩国爹。幸而反得一手好野,便替EDG打打野,换一碗饭吃。厂乙己刷了几个BUFF,僵硬的手感渐渐复了,旁人便又问道,“厂乙己,你当真会打野吗?”厂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个S赛四强都进不了呢?”厂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队友太差我有梦想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又都哄笑了起来。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阿布是决不责备的。

厂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替补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打过野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打过野,……我便考你一考。MSI打SKT最后一场的野,怎么打的?”我想,只会刷野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寡妇康特努努么?”厂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点头说,“对呀对呀!……打野有四样打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抿着嘴走远。厂乙己刚拿了鼠标,想在游戏示范,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厂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有一天,大约是春季赛后的两三天,阿布正在慢慢的看录像,忽然说,“厂乙己长久没有来了。还有19个F4要刷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我说:“谁晓得?许是没脸打野了。”阿布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看他的录像。春季赛过后,暖风是一天热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夏;我整天的靠着食堂,也须吃几口盒饭了。

一天的下半天,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打一份盒饭。”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厂乙己便在角落电脑椅上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猪仔服,平着两腿;见了我,又说道,“打一份盒饭。”阿布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厂乙己么?你还欠十九个F4呢!”厂乙己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场再刷罢。这一回是现打,盒饭要好。”阿布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厂乙己,你又没进S赛!”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他的眼色,很像恳求阿布,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阿布都笑了。我打了盒饭,端出去,放在桌上。他拿出鼠标,打四个BUFF,把键盘放在我手里。不一会,他吃完盒饭,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比划着这手慢慢走出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厂乙己。到了年关,阿布取下录像带说,“厂乙己还欠十九个F4呢!”到第二年的春季赛,又说“厂乙己还欠十九个F4呢!”到季中赛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厂乙己的确已经养不了猪了。

转载请注明来自:[LOL闪电站]http://lol.shandian.biz/283.html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