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信从专治网瘾到包治百病,再访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戒中心

2016年11月1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声明:本文转载自《凤凰周刊》,内容不代表闪电站小猪观点!

目前看来,杨永信和他的网戒中心都没有出事,更谈不上关门了,不过招生更加谨慎。闪电站小猪希望家长们更加清醒的认识子女,如果只是青春期的叛逆,完全没必要送到网戒中心。如果是精神有问题,应该接受更加正规的治疗。

只要杨永信的网戒中心一天不关门,我闪电站小猪将继续揭露报道下去。


杨永信:从专治网瘾到包治百病

如今的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戒中心,已经有些草木皆兵。

当记者来到处于争议漩涡中的网戒中心时,已感到一种紧张气氛。网戒中心占据着四院心理咨询大楼的二三层。一扇铁门将网戒中心与外界分隔开来。记者敲门后,一位20岁左右的“病人”家属,从铁门里探出头来,警惕地问询来意。铁门内,另一位更年长的家长不停催促“先把门关上”。

之后,除了透过铁门看见里面正播放着网戒中心上课、训练内容的小屏幕外,便再也没法直接窥探这个封闭世界的内部了。

大楼下面的小院子里,晾晒着一些盟友平日穿着的迷彩服和便衣。几位家长正坐在小院的台阶上透气。家长们相信,杨永信的治疗法则是他们孩子回归正途的最后希望。

用电击治疗“网瘾”,七年前便使临沂四院副院长、临沂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简称网戒中心)主任杨永信广为人知。

2016年8月,一篇名为《杨永信,一个恶魔还在逍遥法外》的文章在网络大面积传播。随之,一些曾在网戒中心接受治疗的盟友,开始在微博、贴吧晒出自己的亲身经历。七年之后,杨永信与其舵下的网戒中心再次引发关注。“消沉”了几年的网戒中心,规模不仅未减,反而有扩大之势。

但有家长透露,目前网戒中心已停止收人,具体原因不详。

多年来,杨永信的网戒中心尽管备受争议,但仍能够一直经营下来,除了依靠众多家长的支持,其自身也不断扩大着业务范围。杨叔的“才华”已不再限于治疗“网瘾”,而成为能治各种家庭不睦疑难杂症的杂家。

“救命稻草”,是大多数家长形容自己“走投无路”时,杨永信充当的角色。他们将自己“爱打游戏”、“有性格缺陷”甚至患有“抑郁症”的孩子,送来这个他们视为“救人的地方”。

“没有这种孩子的家庭,他感受不出来这种痛苦,他都是站着说话腰不疼。”临沂个体户洪金(化名)谈到外界对杨永信的评价,情绪不自觉地激动起来。据他说,孩子得了很重的“病”,而杨永信这里是他拯救自己孩子最后的希望。

杨永信

“对家庭不满,对社会不满,对学校不满。周围没有(他)满意的一个人。这个小孩,就是极端的自私,有性格的缺陷。”

洪金说,儿子从小学五年级起,思想就有些问题,曾离家出走多次。这种状态持续到读高中也没改善。“就是跟老师对抗,跟家长对抗,不学习”。之后,儿子当兵,甚至闹过跳楼、自杀,无奈之下,洪金只得将儿子接回了家。

身家还算厚实的洪金,为了让儿子回到正轨,可谓费尽心力。从山东到北京,找了很多心理医生,但也不管用。医生换了一拨又一拨,也看不出什么病来。儿子长大工作后,一次在家里的地下车库,喝药企图自杀,经抢救后,仍不配合治疗。为了防止儿子再次寻短见,治疗的过程中,儿子的手和脚都被用绳子绑在了床上。“你稍微一松手就要跳楼,往那个窗台上跑。”

是否是抑郁症,洪金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医生也没看出什么病。

洪金称,因为儿子的特殊性,医院为了不担责任,都希望洪金家能尽快转院。“我们上哪儿转啊”,在咨询了不少医院后,洪金没办法,直到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将孩子送进了杨永信的网戒中心,一切才有了改变。

“改变很大、没有这个地方,我们根本没有办法。”

个头不大,皮肤黝黑的家长刘钰(化名)也如此说。

出身农民的刘钰在外地打工养家糊口,为了陪孩子来四院“治疗”甚至辞掉了工作。但他觉得值,因为在杨叔这里,儿子真的改变了。

回忆过去的儿子,刘钰眉头紧锁,脸上写满了焦虑。20岁左右的孩子,自从沉迷网络游戏以来,整个性格都变了。脾气上来时,不仅在家砸东西,还对父母直呼姓名,“连爸爸妈妈都不叫”。有的时候还直接打骂刘钰。但来到网戒中心后,孩子变得听话了很多,也开始理解父母的不易。

“这里确实是救孩子的地方啊”,刘钰来回重复了几遍,谈到动情处,眼眶含泪,他快速地抬起手擦了擦,努力恢复平静。

家长们从洪金、刘钰这样的个体户、农民,到大学教授、党政干部都包括在内,并且大多对杨永信的评价极高。在他们看来,杨叔(杨永信)模式独一无二,效果立竿见影,有的甚至认为,应该将“杨叔模式”全国推广。

但说到电击,刘钰和另一位家长的前后态度有些自相矛盾。他们先以之前一位记者的亲身体验为例,来证明电击的影响不大,“没有网上说的那么厉害”。之后,五分钟不到,又改口否认,称这里已无电击。

洪金则比较坦然。他承认知道电击的存在,但并不认为不妥。他形容入院的孩子“比魔鬼还魔鬼”,使用电击,是必要的手段。“你要不难受,孩子能怕吗?”

他反复强调,医生是治病的,不会故意害孩子,而家长,更是因为疼爱孩子才出此下策。而那些从这里走出去,又在网络发帖攻击这里的人,属于未改变好的一群人。

刘钰打了个比方,同一位老师教出来的学生,有的能考上大学,有的成了国家干部,但同时,也有些坐了牢,还有的被枪毙了。“并不是(同一位)老师教出来的学生都是优秀的。”

转载请注明来自:[LOL闪电站]http://lol.shandian.biz/2510.html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